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春节的饭局

发布时间:2018-02-05

如果与女神约会,你会准备怎样的晚宴?你重新发现了城市的春天,城市的黄昏,城市的菜市场,步行街,十字路口。城市因饭局而重要。浪漫与情欲同时生长,阿连德说起春膳的配方,那些和身体器官相似的芦笋,还有生蚝。迷迭香,罗勒,黑松露。这些都很重要。当然还有面朝落日的窗台,烛光,大提琴。其实,你很想寻找属于自己的新意,往往成了某个电影片断拙劣的摹本。

我们愿意相信别人认为重要的,才是重要的。问题是我们有多少城市的饭局。有同乡聚会,有同行欢聚,有战友重逢,有情人相约,哪个不需要用饭局来谱写这些亲情友情爱情与志趣。城市就是由一个局又一个局构成的。自由如夜市的排档,华丽如摩天楼上的点心。我们如此执迷于胃部的需求,昧蕾的需求。我们如此热衷于巴菲特的午餐,热衷于国宴四菜一汤的明细。

所谓春节,本来是自然的秩序的一次换新,又被热衷于天人合一的中国人来了一次秩序的演习。 神有神的牌位,祖上有祖上的席次。每一道菜,都藏着讲究和寓意。或节节糕升,或连年有鱼, 或人畜兴旺或五谷丰登。今天的农村还会有坚实的八仙桌吧,围桌而坐,便是一堂生动的农业社会秩序课。祖父的旁边是祖母,左右是大伯小叔姑姑阿姨。小字辈们一律在下席,虽然今天的孩子地位高于一切,但也不能乱了伦理的秩序。 尊卑,权欲,上下左右。即使强调众生平等的佛教,在传统面前,也让如来站在了中间,左右有护法,十八罗汉,看看就是一个三军仪仗队的气派。入局者有时必须山呼万岁,压抑自我,膺服于秩序,方可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中国的饭局,有时也成就了中国的一切,就像功夫,中医,八卦,太极。西式的菜单从来诚实,笨拙到没有悬念,一道菜名,连配料鼠尾草紫苏也都写进去。中国菜不是这样,看,这是春回大地 (也许是小葱拌皇帝菜),这是龙腾四海(里面大概有龙虾和芝士),还有金鸡报晓,金玉满堂。 不吃出个夫地玄黄,宇宙洪荒,不解决个思想与主义,不显示个塞翁失马塞翁得马的思辨,就没理解中国饭局的境界。

我们增肥靠吃肉,减肥也得吃肉,吃个猪脑,就能吃出聪明,吃个蛇胆,就能吃出功夫,吃对鸡翅,便能比翼双飞,吃个鸡爪,马上前程万里。 饭局里有壮志,饭局里有预言,饭局里有理想, 饭局里有宏图。饭局包含了中国人所有的成长, 喜庆,直到老去。金榜题名,做局,他乡结缘,做 局,洞房花烛,做局。

如果我们实现不了AA制的生活,多少给自己争取些做东做局的契机。餐桌上的秩序有时来源于想象中的平等。有人会将权力,将尊卑,将想象换算作市场经济。对于做局的人来说,一顿酒能解决一项工程,能攀上一门高亲,能消解多少恩仇,能团结群体力量,岂不是快哉之事。樊哙一口酒,一块肉,就让项羽改写了楚汉的历史。 周瑜群英会,蒋干带着饭局的情报返回,曹操大军于是止步赤壁。

几千年历史说到底都是个局。所谓四大名著, 《三国演义》,曹操与刘备对坐,青梅煮酒中,天下英雄论过,造就三分势力。《水浒》一场风云流水席,一百零八个英雄梦想着造就大碗暍酒 大块吃肉的和谐社会。《西游记》佛家弟子该是不贪吃了吧,一路上枝枝节节,探讨的都是能不能吃到唐僧肉的问题。《红楼梦》三分之一的篇幅,都在寿宴、生日宴、接风宴、省亲宴、家宴、 诗宴、灯谜宴、合欢宴、海棠宴、元宵宴中了。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这些笑谈的段子,都是在饭局上完成的。谁不会八卦人家李小璐的饭局,黄晓明的婚宴。一场互联网大会,被惦记最多的,是饭局中谁缺席了 ,谁做东了,宾主之间微妙的坐姿。

真正称得上国宴的,是春三月三,上巳之日,大唐新科结束,长安城曲江边上,学士宫女春服既成,沐风而冠,昤诗作对,水边饮宴。从唐玄宗始,皇帝与万民在曲江之上大摆流水宴。所谓的盛世就是,你站在皇帝的面前,可以饭醉,天子呼来不上船,把媚眼都抛给了美丽的皇妃。

有趣的人都是好吃之人,一阵秋风,拂得张季鹰味蕾涌动,立马辞官还乡,_直奔莼菜鲈鱼。苏东坡走到哪来,不是东坡肘子,藕粉荔枝。如果时间可以任意折叠,你会不会邀请热爱美食,同时又是你热爱的孔子、曹操、王羲之、袁枚、左宗棠 围桌而坐,这样的配置有点像红酒搭火锅的暗黑料理。饭局就是要把能捆绑的世界捆绑起来。 饭局和自然一样,一样在意生态多样性。有严肃的孔子,必得有东方朔这样的幽默打诨,有将才,也需有武大郎能干勤快知道食材产地。

做局的人有时也有这个意思,中国俗语叫吃人家嘴短。你总不能端起碗来吃肉,然后就放下筷子骂娘吧。入不入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,这世界的酒肉联盟无非是红包与伦理,筷子上的风度与速度,新娘与新郎之间誓言与欲望,以及朋友之间肋骨上的伤痕与伤心。如果你不小心出局了,一个入,一样组一个人的局。这城市不是有那么 多的自助餐,AA制么。有时置身局外,能看得清哪个是真正适合自己的局。

有饭局的地方,人民是幸福的。在饭局的国里,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。一切风和日丽,草色青青。如果饱暖思淫欲,那也是食色性也的人民正在小康,壮大成为中产阶级。无论如何,饭来还是要张口的,这个局还要做下去。

圣者约翰克利斯朵夫在逆流中走了一夜,他渡过了河。他问左肩上娇弱而沉重的孩子。“唉,你多重啊!你究竟是谁呢? ”孩子回答说:“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。”

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